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 > 正文

肖战《光点》打破付费数字单曲纪录,流量明星撑起了数字音乐产业?

2020-05-13 10:00:59 编辑:浙江省富德市

截至4月28日晚9点26分,肖战的新歌《光点》销售额突破亿元大关,距离这首单曲发布仅仅过去了四天时间。

图片来源:微博

4月25日零点,肖战更新了微博,将头像换成了自己设计的新单曲的封面。与此同时,肖战工作室发布了肖战的新歌《光点》。

新歌发布被外界解读为肖战开始复工。但谁能想到,复工之后,肖战再度站在了舆论的风口浪尖。先是4月27日,有人爆料称何炅推荐肖战参加《向往的生活》,随即引发“427大爆炸”。肖战在微博上回应此事:“给大家添堵了,别伤害到别人!”工作室转发表示,“请停止诋毁造谣! ”4月28日下午,肖战工作室发微博辟谣网传肖战诈捐一事,发文称:“你要为你说的每一句话负责任。”

伴随肖战复工的争议,《光点》的销量却是一路走高。肖战当下的处境激发了一部分粉丝的保护欲和消费力,4月25日当天,《光点》的销售额突破6000万,48小时内突破了7000万。

图片来源:数字专辑销售数据网

人红是非多,肖战和粉丝的关系暂且不谈,破亿的销售额着实令人好奇流量明星给音乐行业带来的影响。

一个大的背景是,伴随用户付费习惯的养成,付费流媒体收入的增长是全球趋势。根据国际唱片协会IFPI发布《全球音乐报告2019》,截至2018年底,付费流媒体服务用户数达2.55亿,付费流媒体收入占录制音乐总收入的37%。流媒体收入的增长抵消了实体收入下滑10.1%和下载收入下滑21.2%的影响。

肖战《光点》打破付费数字单曲纪录,流量明星撑起了数字音乐产业?

国内数字专辑的销售额也正节节攀升。根据腾讯音乐旗下由你音乐榜发布的《2019华语数字音乐年度报告》,2019年是华语数字音乐的井喷之年,新发歌曲数量超过2018年近一倍,新发歌艺人数超过2017—2018年的总和,不仅在规模上实现了爆发式增长,全年数字专辑总销售额也同比增长154%。

销售额大幅提升背后的一股重要力量正是流量明星的粉丝们。根据上述报告,肖战入选了2019年的年度十大歌手,这项评选的指标主要是由你音乐榜上全年歌手上榜歌曲成绩。而入选年度专辑销量前十的歌手则几乎清一色都是选秀出身的流量明星。

图片来源:《2019华语数字音乐年度报告》

在国内,数字专辑的出现暗合了粉丝经济的逻辑。因为比起实体专辑,数字专辑销量和销售额所转化成的数字可以更直观地体现粉丝的购买力和对偶像的支持,而音乐平台也据此设计出了各种可以刺激流量变现的玩法,双方可以说是你情我愿。

榜单上的最高销量也不断被刷新。从2014年的第一张数字专辑《哎呦,不错哦》开始,截至2019年,每年全网第一的数字专辑的销量以平均超过83%的年复合增长率持续高速增长。在去年蔡徐坤登顶以前,数字专辑销售额的冠军还是《周杰伦的床边故事》,这张专辑从2016年6月24日发行之后三年间屹立不倒。

直到2019年7月26日,蔡徐坤发行全新EP《YOUNG》,随后QQ音乐官博发布消息称,这张EP以 1分21秒的时间获得从“金唱片”到“殿堂金钻唱片”9个等级认证,创造“双钻石唱片”和“殿堂金钻唱片”2项全新平台纪录 ,上线即刻登顶QQ音乐巅峰畅销榜榜首,斩获日榜、周榜、年榜第一。7月26日下午18时,仅用了8个小时,《YOUNG》已经登上QQ音乐数字专辑榜首的位置,一举超越了张艺兴、李宇春、周杰伦等人创下的排名记录。2020年2月,这张EP的销售额破6000万。

今年3月,华晨宇的单曲《好想爱这个世界啊》销售额也突破了6000万。

在随后的半年多时间里,榜首的销售额已经接近翻倍了,这次肖战仅仅用了四天时间,销售额便突破了亿级大关。

微博上有人调侃说,去年IFPI统计出的全球单曲冠军《bad guy》销量才1950万张,肖战的单曲成绩如果上报给IFPI,说不定都可以直接竞争全球年度冠军了。

人们之所以不认可流量明星的专辑销售数据,是因为归根结底这是一场粉圈的自嗨,销售额无论多么光鲜都不能直接和音乐水准以及大众传播度挂钩。粉圈逻辑和资本共谋还导致了音乐排行榜遭人诟病。音乐人郑钧就曾在一档访谈节目中发表过自己对当下音乐作品的看法,“所有的排行榜公信力都崩了,就首先你这完全没办法选择,因为它给你选好,放你面前,是让你恶心的菜,你没得选,只能吃这个”。

但肖战粉丝们的诉求本来就不是作品的音乐性,他们的目标就是砸钱冲销量,这些销量更重要的意义是转化为爱豆商业价值的一部分。为了鼓励粉丝们多掏钱包,肖战数据站对购买10张专辑以上的粉丝提供周边或杂志的福利。在那条微博下面,已经有粉丝晒出了自己购买1105张专辑“聊表心意”的截图。

图片来源:微博

这些行为在不了解粉丝心态的人看来自然很难被理解,但这也正是我们这个日益割裂的世界在音乐上的体现。

互联网改造内容行业制造了“圈层化”的概念,如今在听歌这件事上,你可以选择支持你的爱豆,我可以听我爱的网络神曲,他也可以听民谣和说唱,活在各自的圈子里,“主流”的概念正日益淡化,圈层之间在审美上的差异和相互之间的不理解却也日益扩大。从李荣浩说“音乐不分高低贵贱”到杨坤最近评《惊雷》,有关音乐审美鄙视链的话题每隔一段时间都会迎来一次集中讨论。

不过如果拉长时间线来看,我们也许还是应该乐观一点,毕竟从整个音乐产业的发展来说,当下的音乐行业虽然不及唱片黄金时代,但还是比之前很长时间要好一些。

一方面,音乐版权逐渐规范,再加上各大平台的激烈竞争,版权的价值越发得到重视。2017年,腾讯以3.5亿美元及1亿美元股权取得环球音乐独家版权,同年,网易云音乐以2000万元的价格拿下了朴树专辑《猎户星座》的独家版权,创下单张专辑版权的最高纪录。另一面,原本边缘求生的小众音乐人如今也可以通过社交媒体展示作品,积累粉丝,只要有好的作品,养活自己不再是难事。

而放眼世界,粉丝砸钱给偶像撑销量并不是中国音乐产业独有的事。国际唱片协会IFPI公布的2019十大畅销专辑中,排在第三位的是防弹少年团(BTS)的专辑《MAP OF THE SOUL: PERSONA》。这张专辑在Billboard200榜单上曾连续上榜11周。

在客观上提振了中国数字音乐产业的粉丝又有什么可被责怪的呢,或许,国内音乐从业者真正该做的并不是鄙夷粉丝撑起的巨额数字,而是应该思考怎么让音乐的水准尽可能配得上这些数字。

新闻推荐

肖战新歌销量已突破6000万,但他的复出之路仍不明朗

肖战的粉丝们正在用真金白银为自己的偶像复出造势。4月25日零点,肖战更新了微博,将头像换成了自己设计的新单曲的封面。紧...

相关阅读